《情義兩心堅》本就是張德蘭為TBV1983版「神鵰俠侶」唱的

 

劉德華後來的版本配回當年陳玉蓮姑姑的畫面

這套電視劇剛沒看結局那集 ;

金庸先生的書也剛只讀了這套 , 還只是3/4而已
(因是在外地圖書錧借的 , 當中少了第十九至廾七冊)

追看劇情發展 : 終究是「重聚」, 早經確定 .

作曲 / 編曲:顧嘉輝   填詞 :鄧偉雄

情若真 不必相見恨晚
見到一眼再不慨嘆
情義似水逝去此心托飛雁
遠勝孤單在世間
情若真不必驚怕聚散
變化轉眼也應見慣
誰願去撣慧劍
此心托飛雁
縱隔千山亦無間
*愛比朝露 未怕短暫
存在倆心堅 情不會淡
別去已經難 重會更艱難
愛火於心間 不冷
情若真 不必苦惱自嘆
縱已失去也可再挽
情緣至今未冷
此心托飛雁 那怕悲歡何妨聚散

{附錄}

(神鵰俠侶 第32回) 楊過低聲吟道:「問世間,情是何物?」頓了一頓,道:「沒多久之前,武氏兄弟為了郭姑娘要死要活,可是一轉眼間,兩人便移情別向。有的人一生一世只鍾情於一人,但似公孫止、裘千尺這般,卻難說得很了。唉,問世間,情是何物?這一句話也真該問。」

元好問(1190-1257)的《摸魚兒》:

乙丑歲,赴試并州,道逢捕雁者云:「今旦獲一雁,殺之矣。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,竟自投於地而死。」予因買得之,葬之汾水之上,累石為識,號曰雁丘。時同行者多為賦詩,予亦有《雁丘詞》,舊所作無宮商,今改定之。
  恨人間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許。天南地北雙飛客,老翅幾回寒暑。歡樂趣,離別苦,是中更有癡兒女。君應有語,渺萬里層雲,千山暮景,隻影為誰去。
        橫汾路,寂寞當年蕭鼓,荒煙依舊平楚。招魂楚些何嗟及,山鬼自啼風雨。天也妒,未信與,鶯兒燕子俱黃土。千秋萬古,為留待騷人,狂歌痛飲,來訪雁丘處。

 《本草綱目》說雁有四德:「寒則自北而南,止於衡陽,熱則自南而北,歸於雁門,其信也;飛則有序而尊鳴後和,其禮也;失偶不再配,其節也;夜則群宿而一奴巡警,晝則銜蘆以避繒繳,其智也。」

采桑子(別情)        呂本中
恨君不似江樓月,南北東西,南北東西,只有相隨無別離。
恨君卻似江樓月,暫滿還虧,暫滿還虧,待得團圓是幾時?

『常存抱柱信 豈上望夫臺?』 – 李白 長干行
莊子 盜蹠 :「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,女子不來, 水至不去,抱梁柱而死。」

No related posts.

«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