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德夫〈太平洋的風〉

山長水遠
疑難路…


任賢齊〈傷心太平洋〉

山窮水盡
太平洋都越過了 ,  但是 …

胡德夫:最最遥远的路程 & 匆匆

山宏水細
最早的一片呼喚
到自己的門
「匆匆」已不只三十年

No related posts.

« »